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16年日本流行音樂圈的新舊勢力爭奪

音樂財經2019-05-29 11:37:01



編譯丨許梓爍

校對丨李日晴


全文4248字,閱讀大約7分鐘


流媒體服務登陸日本音樂市場,成為了2016年許多日本和國際媒體爭相關注的一大熱點。今年九月,隨著流媒體巨頭Spotify進入日本市場,幾個月來媒體關于“流媒體平臺能否在實體CD消費大國日本發展起來”的各種猜測和炒作也最終迎來了一波高潮。除了盛大的新聞發布會和一系列慶祝活動之外,Spotify的到來也引發了媒體的最后猜想:流媒體能否在整個日本的音樂行業里帶來許多人所渴望的重大改變呢?

?

Spotify并不是第一家在日本市場推出數字音樂服務的流媒體平臺,數字化平臺所帶來的影響和改變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出現,但卻在今年成為了日本音樂市場中的一大新的流行文化勢力。

?

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今年日本流行音樂的發展現狀。一方面,2016年對于很多資深音樂人和樂迷來說是令人感到驚喜又讓人覺得無比唏噓懷舊的一年,最重要的兩件事便是宇田多光的回歸以及傳奇偶像團體SMAP的解散。你基本上不可能在任何流媒體平臺上找到宇田多光和SMAP等老牌藝人的專輯作品,就算找到了,也只是一些作品片段。在這方面,傳統的唱片公司和藝人經紀公司依然有著非常強大的勢力,他們依然堅持著原有的市場規則。

?

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新的日本音樂人開始意識到如今年輕聽眾的音樂消費習慣,甚至從中獲益。20歲出頭的年輕人和青少年等消費群體不再蜂擁購買CD,他們沒辦法承擔3000日元一張專輯的頻繁消費,也不再純粹地迷戀實體唱片的音質。相反,他們更喜歡使用像YouTube和MixChannel這樣的視頻分享網站,在上面他們可以根據自己喜歡的音樂創作出各類舞蹈和搞笑視頻。在這個網絡世界,聽眾掌握著話語權。




今年,這些年輕的網絡聽眾和用戶群體捧紅了像Pico太郎和岡崎體育(Taiiku Okazaki)這樣的無厘頭搞笑藝人。盡管那些即將或已經30歲的聽眾依然支持著他們年輕時候的偶像,但迅速崛起的“數字一代”年輕消費者群體已經通過自己的各種網絡渠道選出了他們的流行巨星,比如西野加奈和星野源。

?

今年年初,整個日本流行樂壇都被籠罩在各種丑聞的陰影之下,無論是在電視,紙媒還是網絡媒體上,到處都是關于SMAP團體解散的傳聞以及樂隊“極度卑劣少女”主唱川谷絵音出軌電視紅人Becky的丑聞。

?

就在各個“抓馬”丑聞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一首新的洗腦神曲《Perfect Human》橫空出世,成為2016年日本流行樂壇的一大熱點。這首融合了EDM元素的流行舞曲由Radio Fish組合演繹,洗腦抓耳的歌曲旋律再加上無厘頭的音樂視頻成為了這首歌迅速走紅的重要原因,并在網上掀起了一股模仿風潮。《Perfect Human》甚至成為了日本各大婚禮現場和小學運動會的必備熱場曲目(YouTube上有許多網民自發上傳的視頻,反過來更進一步宣傳了這首歌曲)。




在日本,這種運用視頻網站打造音樂流行趨勢的概念還比較新穎。2000年代中期,日本幾乎所有的小眾音樂人(非大眾所熟知的藝人)都發跡于Nico Nico Douga網站(也就是現在的Niconico),雖然其中也有一些音樂人后來進入了主流音樂圈內(比如虛擬偶像初音未來)。而YouTube現在卻已成為了許多音樂人發展首選的音樂平臺,不少日本音樂人憑著吸引眼球的音樂視頻在YouTube上迅速走紅,甚至走向世界,其中就包括紅炸天的Babymetal和竹村桐子(Kyary Pamyu Pamyu)。

?

過去觀眾對于這類YouTube藝人的視頻基本上是處于被動接受的狀態。然而在2016年,大眾范圍內對于YouTube上熱門音樂視頻的強烈反響和重新創作催生了比以往更多的全球現象級單曲,而人們的模仿視頻在很大程度上也推動了這些單曲的進一步傳播。舞蹈視頻(比如美國今年非常流行的“跑步舞”和“假人挑戰”)和病毒式的復制模仿成為了如今網絡流行文化傳播的重要手段。

?

事實上,大部分在此波數字化傳播浪潮之前成名的日本藝人走的并不是非常純粹的全民路線。比如2010年代初大紅的超級偶像團體AKB48,其目標消費群體并非普通大眾,而是那些理論上愿意重復購買同一張唱片支持偶像的死忠粉絲群體(比如宅男群體)。通過吸引某一特定群體的支持,AKB48在前幾年的日本樂壇上有著非常強大的統治力。但后來,在2013年日本經濟持續低迷的時候,AKB48發行的單曲《戀する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Koisuru Fortune Cookie)憑著輕快的舞曲節奏和簡單易做的舞蹈迅速掀起了一股全民模仿風潮,這首歌也成為了AKB48廣泛傳播的熱門單曲之一。雖然這并不是日本樂壇上首次出現的舞蹈模仿熱潮,但AKB48確實是第一個在網絡上引發病毒式模仿潮流的日本流行組合。

?



雖然AKB48今年回歸到了原先的“粉絲至上”路線,但我們可以在今年的其他大熱單曲中找到與AKB48《戀する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一樣的感染元素,這所謂的感染元素實際上是歌曲所傳遞出來的一種氛圍,能夠鼓動聽眾進行病毒式的模仿和傳播。上面所提到的《Perfect Human》便是具備如此“感染力”的一首單曲,此外還有日本電子組合Perfume的單曲《Flash》,其借鑒功夫動作的編舞設計幫助這首歌在YouTube上收獲了近2300萬次播放量,成為該組合在YouTube上被觀看次數最多的單曲,同時也引起了不小的模仿熱潮。除了標準的洗腦舞曲之外,一些“畫風清奇”的視頻作品也同樣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日本音樂人岡崎體育(Taiiku Okazaki)在其音樂視頻《Music Video》中,通過無厘頭搞笑的形式將許多音樂MV中的常見元素和套路都表現了出來,比如爛大街的“邊走邊唱”和“黑白復古濾鏡”,以及少女MV中非常常見的三種元素——“大哭”、“跳舞”和“靠著窗戶”,其中還穿插了AKB48和Perfume等組合的音樂片段,狠狠地嘲諷了一番這些組合慣用的“陳腔濫調”。這部音樂視頻出來之后在網上引起了不小的話題討論,其YouTube播放量高達1500萬次,不少觀眾在看完之后驚呼:“我也想拍一部這樣的視頻!”




當然,對于多元化的日本流行音樂圈來說,網絡爆紅單曲只是其中的一個部分,并無法代表整個日本樂壇。2016上半年日本銷量冠軍專輯由老牌男子組合三代目J Soul Brothers摘得(該組合也拿下了2015年的銷量冠軍專輯)。為了獲得更高的大眾知名度,不少像cero和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Suiyoubi no Campanella)這樣的最初走紅網絡的音樂新人,如今都踏上了日本傳統流行藝人的發展路線,頻繁出現在各種綜藝節目和每周放送的音樂節目中。日本搖滾樂隊Radwimps更是因為獻唱熱門電影《你的名字。》而聲名大噪。而在日本Oricon排行榜上經常名列前茅的團體,依然是那些流行偶像組合和杰尼斯事務所旗下的各大男子樂隊。

?

今年8月初,日本國民偶像團體SMAP確認年末解散的新聞成為了下半年日本樂壇的一顆重磅炸彈。盡管各種90年代曲風在日本樂壇上大有復興和回歸之勢,其中包括借鑒了老牌樂隊Jamiroquai風格的年輕樂隊Suchmos,然而SMAP最終解散的新聞使得這一切看起來就像是一場對于90年代音樂的集體紀念和追憶。

?

隨后,流行朋克樂隊Hi-Standard在暌違16年之后也終于推出了新的單曲《Another Starting Line》,首周即空降Oricon排行榜冠軍。與此同時,成立于上世紀80年代末的先鋒視覺系組合X Japan也于今年下半年海外發行了《We Are X》紀錄片,回顧了該樂隊極為傳奇的音樂生涯。




今年9月,沉寂多年的日本天后宇多田光(Hikaru Utada)帶著全新專輯《Fantome》重返歌壇,推動著這波復古懷舊浪潮達到了頂峰。這張專輯融合了抒情民謠和節奏輕快的流行曲風,我們甚至可以從中發現,宇多田光用音樂表達出了自己對于成人世界的妥協和接受(這也是許多聽著她的歌長大的樂迷現在所面臨的一個問題)。當然,這張專輯并沒有簡單地復制過去,與KOHH及小袋成彬等年輕藝人的合作足以體現宇多田光對于當今樂壇流行風向的把握。不過對于廣大樂迷來說,這張專輯標志著宇多田光暌違多年之后的盛大回歸,這也是他們紛紛掏錢購買的一個重要原因。《Fantome》連續四周蟬聯Oricon專輯榜冠軍,是今年日本流行樂壇的一大重磅專輯。

?

就在《Fantome》發行之際,另外一首現象級熱單《PPAP》橫空出世了。有人甚至認為《PPAP》不算是一首真正意義上的歌曲,因為其時長實在太短了,連一分鐘都不到,歌詞簡單到只有“pen”和兩個水果單詞。這首歌曲的演唱者——Pico太郎(日本搞笑藝人古坂和仁塑造的一個虛擬形象)在網上得到了千百萬次的視頻觀看量,而《PPAP》也憑著出色的流媒體成績登上了美國Billboard單曲榜(創下了“Billoard單曲榜時長最短歌曲”的紀錄),成為了日本迄今為止在全球傳播最廣泛的單曲之一。如果說宇多田光的新專輯代表著日本樂壇一貫堅持的流行樂包裝和營銷模式——長達數月的市場期待、嚴格的市場推廣戰略以及3000日元每張專輯的標準定價,那么《PPAP》則是如今這個百花齊放的數字化新時代所孕育出來的一朵奇葩——娛樂性強于音樂性、免費且簡單洗腦。

?

《PPAP》火的原因還在于,這首歌的視頻很容易對口模仿。在這首洗腦神曲征服全球之前,日本年輕人最常用的視頻社交網站MixChannel上便早已出現了許多相關的模仿視頻。在MixChannel網站上,用戶可以自由上傳任何類型的短視頻,其中最受歡迎的短視頻是音樂舞蹈類視頻。很多年輕的MixChannel用戶喜歡模仿不同音樂視頻中的舞蹈,將其拍錄下來并上傳至該平臺。




這些年輕用戶并不是簡單地去模仿自己偶像的舞蹈,他們更喜歡自己設計舞步,自己一個人完成視頻的拍攝和剪輯工作。科技的進步使得視頻的剪輯工作變得無比簡單輕松,用戶只要打開手機的視頻編輯軟件,便可完成所有的步驟。甚至有MixChannel用戶憑著出色的視頻作品而成功踏入娛樂圈。在日本,無論你是出道新人,還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只要你的觀眾喜歡你的作品,你都可以成為一名J-pop藝人。

?

隨著YouTube和MixChannel等視頻分享平臺的地位日漸上升,日本音樂圈內的流行規則和趨勢也正被改寫著。哪一首歌是年度最佳,什么樣的曲風才是今年最流行,這些問題恐怕沒有人能夠給出統一答案。

?

一首歌想要紅,可以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唱片公司或經紀公司幫藝人接通告打歌,按部就班宣傳的傳統推廣模式,另外一種則是利用各大互聯網平臺,實現病毒式傳播和推廣,依靠網友的點擊量迅速爆紅。前者是日本流行音樂圈的舊規則,而后者則是如今數字化時代之下所誕生的新途徑。日本藝人星野源在今年9月所發布的新單曲《戀》卻同時嘗試了這兩種辦法。這首歌成為了星野源參演的大火日劇《逃跑可恥但有用》(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的主題曲,從而非常順利地被大眾所熟悉。這也是過去日本流行音樂常用的宣傳套路:只要讓你的音樂作品成為某部熱門電視劇的主題曲,這首歌十有八九會火。

?

然而,與以往的電視劇主題曲不同的是,在片尾放送的《戀》加入了非常可愛的舞蹈動作,使得這首歌迅速俘獲了大量的觀眾和樂迷。目前該歌曲的官方視頻已經突破上百萬次點擊量,這還不包括其他搞笑藝人或年輕粉絲翻拍的模仿視頻。而星野源個人版本的《戀》也已經突破5200萬次播放量,成為了除《PPAP》之外今年日本播放量增長速度最快的音樂視頻。

?


《戀》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很大程度在于其達到了日本流行音樂圈內新老力量之間的一個平衡,無論是在傳統渠道,還是新的互聯網視頻平臺上,這首單曲都得到了很好的宣傳推廣效果。而這首歌的成功也暗示了未來日本音樂行業的發展方向。傳統的唱片廠牌應適當減少自己的干預,創作更多迎合年輕樂迷的流行音樂,而這也恰好是整個音樂行業所期盼的改變。

?

本文編譯自japantimes


尋求音樂財經報道及合作

音樂人報道:[email protected]

創業公司報道:[email protected]

市場合作:[email protected]



??

還想看點別的?

點擊?圖片閱讀原文:


從素人-網紅-藝人,走成這條路究竟有多難?


丨索尼音樂公布2016第二季度財報:流媒體營收占總營收42%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