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6歲大媽愛上30歲小伙,堅持離婚嫁給他,遭眾人怒斥

送你一首經典老歌2019-06-14 14:17:10

這是初春,萬物都開始發情的季節。

楊羽來這個村子支教已經有幾天了,這天中午,躺在學校后山上的大樹下涼快,聽見前方有嘶嘶的聲音。楊羽以為遇了蛇,急忙撥開草叢看了看。

這一看,楊羽鼻血都要冒出來了。

一個村婦正背對著自己,脫下褲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來尿尿。這農村的娘們就是開放,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來尿尿,真是騷氣十足啊。

“這不是芳芳的媽媽楊嫂嗎?”楊羽認了出來,芳芳是自己班的一個學生,第一天上學時,就是楊嫂把她送來的,所以有點印象。當時看楊嫂,就一身豐滿,皮膚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見,楊羽有點印象,今天,沒想到,一睹楊嫂的大屁股,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楊羽正看得帶勁突然,聽見楊嫂啊的慘叫一聲:“啊,蛇!”

楊羽急忙跑了過去,著急問:“楊嫂,咋了?”

楊嫂抬頭一看,當場臉紅了,自己在這里尿尿,被人看了正著,真丟臉,急忙拉起了褲子,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的說道:“好像被蛇咬了。”

楊羽四處找了一下,果然看見一條花蛇,一溜煙的跑了。

“楊嫂,我看那蛇頭三角形,像是毒蛇!”楊羽解釋道。

楊嫂一聽是毒蛇,臉都白了:“毒蛇?那怎么辦?”

“這去鎮上要好幾個小時呢,萬一真是毒蛇,恐怕來不及。”楊羽不是嚇唬楊嫂,這毒蛇都是劇毒,發作起來很快的,如果不及時治療,就會有生命危險。

這個道理,楊嫂當然懂,村里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么辦?”楊嫂口干舌燥,非常著急,想了一下,難為情的說道:“要不,你幫嫂子吸出來?”

“這!”楊羽愣了一下,這救人乃積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應該沒事,便說道:“成,嫂子,咬哪了?”

?聽到咬哪了,嫂子顯然不好意思了,結結巴巴的說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說啊!”楊羽著急呢。

?楊嫂的臉更紅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楊羽又噴血!這么巧?

“嫂子,命要緊。”楊羽解釋道,這時,就不去在意咬哪里了,吸了救人要緊啊。

?楊嫂點點頭,紅著臉,不敢正眼看楊羽,但還是難為情的把褲子給脫了下來,露露了白白的大屁股。

?楊羽看了一眼,笑著說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貧嘴。”楊嫂被說得更不好意思了。

?楊羽彎下腰來,對著楊嫂那大大的白屁股,這村里的村婦為啥屁股都白白的,家里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楊羽對著這留守婦女的屁股,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雖然是村婦,但一點都不臟,也沒有特別的騷味。

“楊嫂,沒找到啊!”楊羽對著屁股沒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楊嫂不好意思的回頭,說道:“再下面一點。”

楊羽便伸手摸了摸屁股,楊嫂被摸得渾身難受,咬著小嘴唇,家里的男人不在,哪有男人摸她啊!

楊羽找到了傷口處,就伸嘴去吸毒。

“啊!”楊嫂發出了聲音。

“怎么了嫂子?”楊羽問。

“沒,沒。”楊嫂紅著臉,真想找條縫隙鉆下去,幸好這里沒別人,不然被人看見了,那真是丟臉的。

但是楊羽的嘴很厲害,吸得楊嫂那是渾身不自在啊,或者說是心里癢癢的。像楊羽這樣的年輕小伙子,在這個村里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些孩子和老頭子,一群留守村婦每晚都是饑渴難耐,你說哪個女人受得了男人在自己的屁股上這么吸允著?

“啊,楊羽,別吸了。”楊嫂怕再吸下去會出事,她感覺到楊羽的吸力特別有力,一種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尤其是那舌,頭碰觸到她的肌膚時,更是發癢,心也癢。

楊羽還真的吸出點血來,才擦了擦嘴,起身說道:“嫂子,你屁股真白。”

楊嫂的臉通紅,不好意思道:“你沒看我其他地方吧?”

“沒有。”楊羽很正經的回答她,本來就是再救人,做正經事呢:“楊嫂,有沒感覺好點?”

“不知道,感覺頭真有點暈。”楊嫂頭暈那是一股熱血倒流,給激動的腦充血。

楊嫂說著,急忙把褲子給穿了起來。

“楊嫂,你男人呢?”楊羽故意問。

“他在外面打工呢,一年也不回來幾次。”楊嫂理了理衣服,看看四周有沒有人,才看了楊羽一眼問:“你剛才看見嫂子尿尿了?”

楊羽點點頭。

楊嫂臉更紅了,又被看了屁股,又被男人看了尿尿,真是好羞恥。

“這事,你可別跟別人說,很丟人。”楊嫂把衣服整理好,難為情的不敢看楊羽,嘀咕道:“嫂子先走了,謝謝你。”

楊羽嗯了一聲,眼睛卻瞧著嫂子的胸,這熟婦的胸就是大,真是替她擔心那襯衣被撐破了,脹出來的話,可又要丟臉了。

楊羽看著嫂子離開的身影,這是他進入這個荒村第二次遇到這種事了。

這村子到底是哪里?

為啥有這么多白白胖胖的留守村婦?

楊羽剛從師范大學畢業,考取了教師資格證,縣里公開招考教師,楊羽有幸考中了。

本以為可以在縣里的發達城鎮上教課,誰知道分配的時候,出了點差錯,竟然被分配到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浴女村,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木已成舟,想換也換不了,只能認栽了。

楊羽回想起第一天來找這村子的情形。

當時他不知道路,還找了一個當地的導游帶路。

“休息下吧,我實在走不動。這還有多久才能到浴女村?”楊羽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這已經是他爬過的第三座山了,雖然他是體育健將,但背著這么大個行李,也已經累的不行。

“再爬兩座就到了,看見沒?就在那山的另一邊。”導游大哥指著遠方被濃霧包圍的大山說道,那里看起來就像人間仙境。

楊羽心中抱怨這去浴女村的路真是曲折,繞來繞去也就罷了,還爬了這么多的山,公路又不通,完全與世隔絕。

楊羽哀聲嘆息,這多怪自己不爭氣,運氣也太差了。

本以為能留在市里,沒想到來到這么個偏僻的世外小村。

其實這浴女村楊羽小時候來過一次,其親戚小姨就住在這個村子,這個小姨沒有血緣關系,外婆撿來的,所以已經十來年沒見了,只知道小姨有三個女兒。

大女兒也就是表姐楊羽小時候一起玩過,而其他兩個表妹楊羽是真心沒見過,小姨嫁得遠,來往也就少了。

楊羽只好咬咬牙,喝了口甘泉,背起行李繼續前進。這山路哪里是路,雜草叢生,估計平時村里也沒什么人出山來。

這大致又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漸漸有了浴女村的影子。

從山頂濃霧中望下去,浴女村位于山谷兩側,中間一條河流,此河名浴女河,因水質清澈,甘甜可口,于是不少村民常在這河里洗澡沐浴,因此得名,村名也因此而來。

傳聞浴女村的女人個個肌膚勝雪,皮膚水靈靈的,完美無瑕,也是因為水源甘甜潔凈的原因。

只是這浴女通欲女,起初村里的少女均反對,時間長了也就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村子前山種滿了桃樹,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紅,像個發春的姑娘,而后山是一片森林,樹木茂盛,倒更像是姑娘的特色之處。

“我就送你到這了,我還要趕回去,你順著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導游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險了,這山上可常有野獸出沒。

楊羽給了小費,就托著疲憊的身軀往村子行去。

這路下方一點已經跟浴女河相連,又走了一半路,楊羽已經渾身是汗,見前方正有水塘子,便下了河,準備洗把臉清涼一翻。

這水真心舒服,洗了把臉,頓時渾身舒暢清涼,這一抬頭往水潭里望去,赫然發現里方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人皮膚潔凈,毫無瑕疵,沁在水中,水正好淹沒到胸口,胸口的那對酥胸上還滴著幾顆水珠,水靈靈的乳房看得楊羽都驚呆了。

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麗的酥胸!

那女子起初未注意到楊羽,幾次還差點站起來,差點露出整對酥胸,楊羽看得直流口水,這種美景在城市里可欣賞不到,看得如癡如醉甚至忘記自己是在偷窺。

那女子剛準備站起來,抬頭一看,竟然發現一個年輕人正色咪咪得打量著自己的玉體,本能的大叫一聲,急忙蹲會了水里。

“色狼,偷窺狂,走開!”那女子舉起了石頭砸了過去,卻不偏不倚,砸到了楊羽的腦門上,楊羽才醒悟過來。

楊羽一臉尷尬,急忙轉身離開。可剛走了兩步,后方便傳來啊的叫聲,楊羽沒有理會。

“救命!”

這聲救命楊羽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急忙轉身望去,只見那女子拼命掙扎,像是要被淹死的樣子。

楊羽二話不說,扔下行禮,鞋子一托就跳入了水潭里,而那女子已經漸漸沉入水下。

楊羽可是體育健將,游泳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小兒科,急忙潛入水中,半分鐘后才將那女子找到,撈了上來,托回了岸邊。

女子已經昏迷不醒,楊羽沒有多想,急忙搶救,又是壓水,壓胸,人工呼吸。

咳!

幾分鐘之后,隨著一聲劇烈的咳嗽,一口水噴了出來,女子總算醒來,才松了口氣。

這時,楊羽才發現,躺在自己腿上的女子渾身赤裸,整對酥胸完全展現在自己面前,而那神秘的三,角地帶也是毫無遮掩。

楊羽咽了口氣,此女子美麗至極,全身的皮膚都是完美無瑕,潔白如玉,整對酥胸像個圓球,軟癱在胸口上,雪白碩大而挺立,纖腰細小,卻長著一個大屁股。

楊羽正直青春健壯時期,看到如此一幕,下體本能的挺了起來。那女子迷迷糊糊得醒來,一手抓去,也不知道抓住了什么,只是感覺頭暈。

等清醒過來時,發現楊羽正目不轉睛的打量著自己的酮體,才發現自己渾身赤裸,而自己右手竟然正好抓著楊羽那巨大的命根上。

兩人四目而視,那女子當場滿臉通紅,啪的一巴掌往楊羽拍了過去。

“大色狼!”

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頭也不敢轉,急忙彎腰去穿褲子,這一彎腰,原先被黑色森林遮掩的身體暴露無遺。

女子褲子穿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什么,急忙起身,轉頭瞪著楊羽,楊羽正目不轉睛的欣賞那朵仙瓣,尷尬一笑,搖搖頭說道:“我什么都沒看到!”

這不說還好,這一說,那女子被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自己被人白白偷看了最隱秘的地方,這事又不能找村長理論,到頭來,被人笑話的還不是自己,只能打了牙齒往自己肚里吞。

楊羽見女子已經溜走,好一會兒,那東西才軟了下去,哈哈大笑道:“難道我要走桃花運了?”

楊羽轉身望了望那水潭子,突然有股冷意,總感覺這水潭下隱藏著些什么東西。倒也沒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覺已經進了村。村里已經炊煙裊裊升起,農村晚飯都做得比較早,因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楊羽模糊得記得小姨家的位置,這一路走來,楊羽驚奇的發現,這村里很少見到壯丁,倒是不少村婦一直盯著他看,這些村婦各個皮膚析白,面如桃花,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你是城里來的?旅游還是找人?”這時,一名村婦上來主動搭訕。

楊羽望去,這村婦倒也年輕,也就比自己大個幾歲,長得標志,皮膚也是潔白無瑕,一頭烏黑的頭發蓋到肩膀,只穿了條背心,一條極深的乳溝顯目在眼。

楊羽本來就想問路,順便問道:“我找人,你知道絲小云家在哪嗎?”

那村婦一直盯著楊羽的胸肌看,楊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只能尷尬一笑。

“長得還真結實,你說小云啊,就是前山倒數第三座。”說著指著前山那房子,眼神卻不停得在楊羽身上回轉。

楊羽說了聲謝謝,便往前山而去。那村婦還一直盯著楊羽的大屁股看,口中默默得念著:“真鍵壯啊,看這屁股!”

“小心被你老公發現偷漢子!哈哈”另一村婦路過,端著剛洗好的衣服打趣道。

“我家那沒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們村好久沒來年輕了。”那村婦略有回味得說著。

楊羽已經到了小姨的房屋前,這剛一轉身,迎面而來一人,兩人撞個正著。楊羽剛要說對不起,抬頭一看,驚呆了。

這世上還有這樣漂亮的妹子?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